• 海外交通史博物馆信息网
  • 您的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冒充顶替、代填代签……这些“自导自演”的脱贫验收闹剧要当心

    发表时间:2020-02-13 信息来源:www.leportico.com 浏览次数:903

     

    日前,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国家监督委员会公开揭露了“不要忘记你的首创精神,记住使命”专题教育期间查处的八起典型案件。其中,江西省萍乡市莲花县委员会前秘书刘翔被告知在全国贫困县消除贫困和摘帽验收中的舞弊处理情况。作为全国贫困县的“一把手”,刘翔在脱贫脱帽检查工作中应该实事求是。然而,刘翔实际上总结了这次检查的“诀窍”,并以文件的形式发布,并半公开地组织全县假造“脱帽”。

    近年来,随着与贫困作斗争的力度加大,越来越多的困难地区已经摘掉了贫困帽子,走上了致富之路。然而,从全国各地报道的案件来看,其中有许多人浑水摸鱼,在扶贫验收过程中大惊小怪,上演了一场“自导自演”的闹剧,企图通过欺诈作弊。

    一些人在定位路线前做好计划,并在沿途“仔细”设计以应对检查。例如,陕西省杨珊县梁玲镇前市长邢仲婷在负责三河村新农村建设时,为了应对上级的观察和接受,同意组织群众除草翻3亩地,盖上玉米秆,插上“三河村猪苓基地”的牌子进行假检查。

    有些人开始了“用灵猫换王子”的想法,并假装取代了它们,通过了检查。例如,武汉市新洲区茶亭村党支部书记左明富知道,贫困家庭左明华因为装修超标而无法通过检查。为了完成任务,村里的村民左文华(不是危房改造户)被安排通过验收,并在政策执行中弄虚作假。

    有些人主动代表贫困家庭填写并签署减贫表格,提前“帮助”贫困家庭脱贫。例如,安徽省苏州市墉桥区祁县镇百安村主任王喜俊,为了让贫困家庭王某达到扶贫标准,在填写扶贫调查表时实际上是“伪造的”,随意填写王某的个人信息为2亩耕地,生产经营收入1800元,年人均纯收入3560元,代替王某的签名填写扶贫确认书,从而“脱贫”。

    其他人负责检查扶贫项目的接受情况,但它们只是一种形式,为欺诈提供了机会。例如,甘肃省天水市钦州区住房和建设局未能按照省规定确定项目和执行标准,审查和验收程序不完整,数据和信息被篡改,审查和控制流于形式。区水务局提前向乡镇发放大量加盖公章的空白《精准扶贫农村饮水安全证明》,由村干部随意填写,监督检查不到位,导致部分贫困家庭实际饮水方式与饮水证内容不符。

    不难发现,一些党员干部“假检查”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们平时没有扎实的工作和艰苦的工作,但他们也想利用“欢迎检查和摘帽子”来受欢迎和典型。因此,他们自然而然地开始了创造“亮点”和欺骗检查的想法。邢仲婷在谈到欺诈的原因时表示,正是因为他平时不努力,不尽力,原来的新农村工业发展项目才没有在这个镇上实施。他得知他的上司会来观察和检查这个项目。为了获得赞扬,而不是因为没有实施项目而受到批评,他选择了“为应对形势创造动力”作为回应

    另一方面,在某些地方,上级单位负责检查和接受

    《党纪政纪处分条例》第一百一十六条规定,对直接责任人员和领导人员,情节严重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情节严重的,要开除党籍或缓刑,这是党员干部通过扶贫检查的一条红线。从本质上讲,扶贫检查中欺骗上下层实际上是一种损人利己的“两败俱伤”行为。即使一些党员干部能够通过验收,通过舞弊获得所谓的“政绩”,这个地区的实际发展情况也不会说谎。群众最清楚自己是否达到扶贫标准,欺诈行为迟早会被查处。更重要的是,这种行为损害了国家扶贫政策的公信力,损害了党和政府的形象。一些扶贫干部说,这是因为以前的扶贫项目弄虚作假,弄混了,造成一些当地群众抵制国家扶贫政策,严重影响后续援助工作。

    扶贫不是一句空洞的口号。扶贫是群众的切身利益。为确保到2020年我国现行标准下的农村贫困人口脱贫,所有贫困县都脱帽致敬,广大党员干部必须放弃“正式扶贫”、“虚假扶贫”、“政治扶贫”的幌子,采取切实措施,使贫困地区与全国共同进入全面小康社会。(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国家监督委员会网站陈豪)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海外交通史博物馆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leportico.com 技术支持:海外交通史博物馆信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