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外交通史博物馆信息网
  • 您的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带着馒头去讨债(中篇故事)

    发表时间:2020-02-24 信息来源:www.leportico.com 浏览次数:1890

     

    1.带上馒头,留给30多岁的妻子

    江大锤。她又黑又瘦。她看上去很诚实,但她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

    近年来,随着九寨沟和黄龙景区的名气越来越大,川西独特的自然风光成为旅游发展的热点,旅游胜地层出不穷。

    江大锤,在绵州工作了很久,抓住机会毅然返回家乡大巴山寨子。他招募了30多名村民,并把他的妻子带到了这个城市。拉杆成立了一个工程队。他还开始从事项目业务,并成为一名承包商。

    这一天,天还没亮,江大锤猛地一激灵醒来,伸手摸了摸床,却发现妻子不在。他又摸了摸手表,看了看时间,立即起身走出房间。

    在外面的棚子里,30多名民工仍在睡梦中打呼噜。江大锤像小偷一样,蹑手蹑脚地穿过过道,来到工棚外的厨房。他看到他的妻子为几十个人做青稞粥。

    江大锤转身走向水龙头,漫不经心地漱了漱口,洗了把脸,悄悄地走了出去。妻子在他身后轻轻地叫了一声,然后冲了过去。她把一个鼓鼓囊囊的黄色布袋和一个旧军用水壶挂在他身上,轻声说:“拿来!生活比金钱更重要!”

    这时,突然听到身后有个声音惊叫,“为什么?你们两个想偷偷溜走吗?没门!”

    江大锤吓了一跳,转身看了看。我看到30多名民工刚才还在睡觉。我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悄悄起床的。他们正盯着那个打棍子的家伙,挡住了去路。

    江大锤看到这个样子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连忙笑着走过去解释,“怎么可能?我出去要钱,钱一找回来,我就一个一个给你。”

    听到这里,民工们开始一个接一个地喊。有些人说,“从去年到今年,你一直这么说。只打雷不下雨。你在跟谁开玩笑?”

    “江大锤,现在哄人,连稿子都不打了!你不记得,去年春节期间,你说项目没有完成,没有钱。我们相信你,已经多年没有回来了。我们还是跟着你。现在,这个项目已经完成了一个多月,端午节即将来临。你什么时候还想骗我们?”另一个说。

    听完这话,姜只好苦笑着大锤道:“乡亲们,你们在想什么?我是这样的人吗?再说,村里的每个人,我的家还在寨子里。我能逃离和尚或寺庙吗?你们.

    你对江大锤了解多少?这提醒了所有人,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江为了筹集资金已经把他所有的房子、牲畜和果树大锤都卖了。今天,他是一个无家可归的人,家里没有瓷砖,地上也没有山脊。农民工再也忍不住了。他们大喊大叫,推推搡搡,抱怨,责骂和劝说,把他团团围住,但他们都说了同样的话:别让他走。

    江大锤看着它,再也忍不住了。他喊道,“为什么?你赶时间吗?我甚至失去了家人。我比任何人都焦虑!既然你这样,我就不去了。重要的是大家都在这里,等待西北风!”

    这声音轰鸣,民工们都给镇住了,每个人都互相盯着小眼睛,安静了一会儿。

    江大锤接着说:“在这段时间里,我早走晚归。我还没去找那个该死的周呢!他明确表示一旦项目完成就付款,但现在连他的影子都在绵州市找不到。昨晚,一个朋友给了我一封信,说周半夜回家了。你说,我现在应该阻止他吗?如果这次允许他再次逃跑,我不知道他是否要等到年底。如果我去不去,你可以随心所欲!”江大锤刚一说完话,他的脸上就露出了愁容,他把黄布抱在怀里,一声不吭地蹲在地上。

    一个民工盯着江怀里的黄布袋,突然有些会意地叫道:“这个该死的人背着大包小包的,这么急着要出去找周?这个包里可能装着钱。他想逃脱惩罚!“听到这些,他旁边的民工走上前去,残忍地抓住了黄色的布袋和水壶

    Connection timed out after milliseconds

    江大锤抬起头,红着眼睛,倔强的脖子说:“不!我不相信。如果他不回来,我就在这里等着!”

    摩托车司机微笑着说,“等等?如果他十天半月不回来,你会等吗?”

    江大锤咬紧牙关说:“他一年不回来,我再等一年!”

    摩托车司机回头看了看摩托车的速度表,伸出他的大手说:“好!在这里等你的时候,我没有时间和你瞎混。给钱,给你十多公里,收你不超过三十!”

    江大锤听到这里,急忙起身摸了摸口袋。他目瞪口呆。当我早上出去的时候,几个民工把我所有的几十美元都付了出去。他哭丧着脸说:“哥哥,我出去的时候忘了带钱,否则……”

    摩托车司机听了,盯着我说,“没钱你叫什么车?如果你想坐霸王车,那就去打一场吧!”此时,他抓起江的大锤,残忍地搜身。除了一袋干馒头,他什么也没找到。

    摩托车司机气得挥挥手,把江的大锤推开,扑向一匹大马。然后他骑上摩托车,骂骂咧咧地走了。然而,不一会儿,他回来了。

    原来这个摩托车司机虽然又高又大,却是一个令人厌恶又善良的人。他跑了两里路,折了回来,按了按喇叭对着江大锤,问道,“我看你不是坐霸王车上的歹徒。你为什么这么急切地追人?你刚才追的那个人是周?我认识他!”江一听,大锤急忙重复了他的姓,他叫什么名字,以及整个故事。

    摩托车司机对此皱起眉头,说道,“金格大锤,你为什么要激怒他?原来周是个无赖,仗着婆家的支持,被人绑架了。黑色和白色都能应付。绵州人不敢惹他,所以他专门骗了你们这些外国人。我问你,你和他签了合同吗?”

    “不!”

    "他欠你钱了吗,还是欠了一张借条?"摩托车司机又问道。

    “不!”

    摩托车司机跺着脚说,“江大锤,江大锤!我认为你真的是一根木棍!你为什么这么蠢?没有证据,敢跟着他?我想你很难把钱拿回来!”

    江大锤一听,眼前一黑,差点又倒了下去。摩托车司机抓住他,如释重负地说,“你不能在这里等。我给你指一条路。前方30英里,在银沟有一家工厂,绵州的许多富人在那里建造别墅。我见过周的车好几次了,他可能刚才去过那里。”说着,他又骑上摩托车,对江挥了挥大锤,“上来吧,我就做好事,送你去。”

    江一听,大喜过望。他谢过她,爬了上去。摩托车下了公路,沿着一条通往深山的乡村公路行驶。

    3。如果你不还钱,我就不去。

    当姜大锤赶到工厂的银沟时,已经是午饭后了。这家工厂的银沟真是个风景宜人的好地方,依山傍水建有小别墅,绿树成荫。

    果然,周开的那辆车就停在一座小洋楼前。江大锤在心里骂:“这该死的东西真会享受!”

    摩托车司机放下大锤,当他下车转身时,他准备离开。当他离开时,他没有忘记转身说:“兄弟!这是我好心帮的忙,你别说是我把你送到这里来的,我还得在绵州市讨一碗饭吃,不想招惹这个流氓!”说完,一个油门,“砰”的一声开走了。

    周果然来了。这时,他已经喝够了,正坐在二楼客厅的一个大沙发上。他抱着一个娇弱的女人看电视。原来,在他变得富有之后,他抛弃了家里的黄脸婆,秘密地买了一栋带有金色房子的别墅来隐藏他迷人的容貌。他还养了一个小情人。

    这一次,江大锤吸取了教训。他悄悄地走近小楼,绕着它转了一圈。看清楚地形后,他回到门口,按响了门铃。然后,他躲在窗台下,透过紧闭的窗帘一角的缝隙,观察里面的动静。

    就在周正抱着自己的小情人往外闹的时候,忽然听到楼下的门铃不愉快地响了起来。他愤怒地皱起眉头。他心想:连他在这个地方的朋友都不知道谁在这里。他突然震惊了。当他昨天回家时,他的妻子一个接一个地警告他,一个接一个,一个接一个地警告他。除非他的妻子找到任何线索,否则她会一直跟着他。

    这么一想,周连忙推开了小情人,对着她“嘘”了一声。然后他蹑手蹑脚地下楼,来到门口。他透过猫眼往外看。门是空的。

    这时,周更加确信他的妻子已经抓住了他,他不敢再到空中去了。他蹑手蹑脚地躲在房子后面。他想从房子后面的侧门给他的脚底抹点油,就跑了。他轻轻打开门,探头一看,却呆住了,只见一个瘦瘦的黑人男子微笑着站在他面前。

    周松了一口气,然后愤怒地咆哮道:“你是谁?你在干什么?”说着,就要关门。

    江大锤连忙把一只脚伸进门外,没好气地说道,“的确,高尚的人忘记的事情很多。他们在工作的时候认识他们,但在工作结束的时候却不认识他们此时,他紧紧地挤了进来。

    “啊!是你,金吉!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周这才反应过来。

    “没有什么不登三宝殿的!你应该解决我们的工资吗?”

    "工资?我没告诉你吗?上面的项目资金还没有解决,等上面的钱下来,我会给你每一分钱。你走吧,回去等我电话!”说完,他把江的大锤留在了一楼,并没有回到楼上。

    江只好硬着头皮大锤,跟着上了二楼。当他看到二楼的客厅铺着比他自己的床单还干净的地毯时,他缩回了一双脏脚,低声问道,“周先生,请客气一点!我们几十个人,从去年到今年,我们真的等不起!”

    周回头一看,只见江大锤追上来了。虎着脸喊道:“谁叫你上来的?如果你不离开,不要怪我没有礼貌!”

    江大锤仍在低声道,“周老板,我求你了!我的妻子被外来务工人员锁了起来。如果我今天拿不回钱,他们不会饶了我的!”

    这时,的小情人周听到外面的争吵声,皱着眉头走出了房间。

    江大锤看到这个女人,不是周的妻子,他心中一动,他有了主意。他走上前去,指了指周的鼻子,大声说道:“周,做人要有良心!你有钱买一栋别墅,养一个女人,但你把三个推到四个,一分钱也不给我们。你怎么能这么通情达理?否则,我现在就回去找你妻子评论!”

    这句话真是一针见血,正好击中了周的软肋。当他听到这话时,他的脸色突然变得极其难看。他强忍怒火,从钱包里掏出车钥匙和一张卡片,对那位女士说:“你不是说你要去成都买东西吗?你可以单独去。我有话要和这个人说。”那个女人拿着闪闪发光的银行卡,走下楼,笑着开车走了。

    小情人走后,周怒视着江大锤说:“你要什么?”

    江大锤很不卑不亢:“如果你什么都不想做,就想拿回我们的工资!”

    周怒视着江大锤良久,然后哈哈大笑起来。他走上前去,拍了拍姜的肩膀大锤说道,“老姜!我知道这对你来说也不容易,所以我们做个交易:我私下给你10万,当你回去的时候,你会说你找不到我。很久以后,你的民工等不起了,所以你不收拾行李一个一个回家吗?”此时,他走进房间,从保险柜里拿出十叠崭新的车票,递给姜大锤。然后,他坐回到沙发上,翘起二郎腿看电视,好像没人在看似的。他在一些承包商身上使用了这种策略,并反复尝试。

    江大锤接过钱,脸色变红,脸色发白,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突然把钱砸在茶几上,吼道:“你以为别人都和你一样黑吗?他们日夜跟着我,甚至没有回家过年,家里的孩子等着钱去上学,老人等着钱去看医生,地里的庄稼等着钱去买农药和化肥。没有良心我能做什么?我不在乎,无论如何,如果你今天不付钱,我不会离开和死亡

    当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他勃然大怒,一掌拍在他面前的玻璃茶几上大吼了一声:“别喝多了,你会受到惩罚的!你不用问我周在绵州怕谁!”周没想到,他的怒火真的是雷霆万钧,不但坐在地上的姜榔头吓得浑身发颤,就连面前的茶几也被震得几跳,天花板上的灯丁丁当当地全亮了起来。

    周见江大锤惊恐地望着窗外,暗自得意。他顺着江大锤的目光看去,并不感到意外。我看见房子后面美丽的山突然变得面目狰狞。砾石和灰尘滚滚直冲云霄,伴随着雷鸣般的雷声,像山洪一样倾泻而下。转眼间,天空一片黑暗,大地震动。

    江大锤猛地从地上一扬,把吓傻了的周拽了起来,怪叫一声:“快跑!滑坡!”

    两个人跌跌撞撞跑下楼,但是滚下来的石头已经堵住了前门和后门。他们急忙跑上楼从屋顶逃走。

    但就在他们跑回二楼的时候,一个有房子一半大的大石头从山顶滚了下来,砸到了房子。这座建筑像纸灯笼一样倒塌了。这两个人此刻突然看到了黑色,对此一无所知.

    4。对于金山来说,馒头是不卖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江的大锤在黑暗中晃来晃去。他以为自己正躺在床上做噩梦,于是他伸手把妻子推到自己身边,听到一声沉重的呻吟。

    江大锤惊醒过来,想起自己和周因山崩被困在别墅里。这么一想,他用力挪动了一下下半身,感觉到下半身被卡在塌陷的水泥块里,双腿胫部立刻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

    江大锤惊恐地撕开他的喉咙,大叫道:“救命!救命。

    我不知道花了多长时间,也不知道花了多少次,但是外面除了不时滚下来的岩石的轰鸣声什么也没有。

    这时,周一边的破了他的喉咙,一边说:“不要喊了!既然你大声哭了,没人会回答你!平时,来这家工厂的银沟的人不多。即使有几个气喘吁吁的人,他们也可能和我们相似。你可以节省你的精力,拯救你的生命,等待外面的人进来,再次哭泣。

    江大锤一听,大怒大叫:“你们这些城里有钱人,要钻到山鸡不下蛋的深沟里去。这不是一个死亡愿望吗?但你他妈的不欠别人钱,而且你死的时候还得带个垫子.

    江大锤从来没有这么悠闲的骂过任何人,直骂得周瞠目结舌,自己也觉得嘴唇发干,肚子饿了,他想起从早上到现在,还没来得及吃个饭,喝点水。他把手伸进怀里,摸了摸它。幸运的是,黄色的布袋和水壶还在。他拿出一个馒头,咬了一口。他打开水壶,抿了一口。他舔了舔嘴,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青稞的香味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迅速蔓延开来。周对嗤之以鼻,说平时连这种东西都看不到,但此时他已经十几个小时没进去了,饿了很久,胸口贴着后背,喉咙里冒着烟。

    周羞于启齿,忍了又忍,却又饥又渴。他只好低下头,低声说:“老江,你有馒头和水吗?”

    江大锤拍了拍黄色的布袋,摇了摇水壶,说道:“是的,有很多!”

    "如果有的话,你能给我一些吗?我饿死了!”

    江大锤一听,连忙从黄布袋中取出一个馒头,正要递过去,忽然又缩了回去。

    江大锤想起了周过去对的霸道态度。这真的叫做六月债务会很快偿还。这个威武的周老板有他自己的时间。想到这里,姜大锤冷冷地说道:“这里?我为什么要把它给你?”

    周很快失去了笑容,说道:“我不会让你白白的付出的!我们出去的时候,我会邀请你去成都吃火锅!”

    "算了吧!你等着吃火锅吧,我还是会吃馒头的!”江大锤故意把馒头咬在嘴里,用嘴啪的一声让山响。

    周气愤地喊道:“有什么大不了的?等一下,我的女人回来了,她必须找个人

    江故意大锤激怒他,说,“做梦!恐怕你的小情人已经带着钱跑了,会回来救你的。”

    周气得伸手就要打江大锤。没想到这一举动,导致上面的砖头簌簌地往下掉,吓得他赶紧停下来,大气也不敢出。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周饿得眼冒金星,口中喷火。他知道如果他不吃不喝,他会饿死或脱水。

    周试着用手摸索着地上,想找点东西吃,却摸到了一堆纸。他暗自高兴,这不就是想用私人资金跟姜锤做个交易吗?

    周连忙伸出手来,推了推姜的大锤,沙哑着声音喊道:“老姜.

    “怎么了?「

    」我们可以吗.好好谈谈。「

    」什么?”

    周哭着谦虚地问,“我真的受不了。我这里有钱。我花1000元给你买一口馒头,花500元给你买一口水,好吗?”

    周对钱只字未提,但一说到钱,姜不禁怒火中烧大锤。他猛地一推周的手,咬牙切齿地说道我知道你有钱。你可以在城里买到好酒和好菜!我告诉你,你现在给了一座金山,而我不卖馒头!"

    5。一口馒头和一个人的工资

    不知过了多久,江却大锤从他的混乱中惊醒。他竖起耳朵,听着身边的周的话,但一点动静也没有。他伸出手推了推,仍然一动不动。

    这时,江大锤急了。他用手捏了捏,喊道:“周,周老板!“

    江大锤用他的母乳喂养的力量把周从昏睡中唤醒。他虚弱地咕哝道,“你在干什么?”江大锤继续用手推他说:“周先生,醒醒,我知道你饿坏了。如果你不吃东西,恐怕你就等不及有人来救你了。我可以给你馒头吃,给你水喝,但我们必须做个交易!「

    」成交?”周一听说有馒头吃,就醒了。像一个溺水的人,他抓起一根救命稻草,抓住江大锤的手,说,“好了!是的。是的。只要你愿意给我馒头吃,给我水喝,我会给你你想要的一切,你想要多少!”

    江大锤在他鼻子里冷冷地哼了一声,没好气地说道,“别以为我跟你一样黑,就想敲诈你!我要属于我的东西,而不是属于我的东西,我不要任何钱!好吧,我给你一口馒头和一口水,你给我一个人的工资,好吗?“

    周以为江会对狮子大开口,但他只提出了这个要求。他赶紧点着头,像小鸡啄米一样,发誓说:“好!好的。我出去了,如果我改变主意,如果我遇到一辆车,如果我遇到一座桥,如果我站在墙脚下,我会摔倒。我不会自然死亡!”

    江大锤叹了口气,说道,“算了吧!如果一个人不知道自己的良心,咒骂毒药是没有用的!”这时,他从黄布袋里挤出半个馒头,递给了周,又把水壶递到了他的嘴边。他说,“这是20美分。他家的一位老母亲瘫在床上,等着他的钱去医院。你认为他应该欠它吗?”

    周一口就把馒头吞了下去,呛得他眼睛一转,说:“不!不要。”说着,又伸手过去。

    江大锤给了他半个馒头和一口水,道:“这是大眼。他的儿子仍然欠他的学费。老师不知道他催促了多少次。你认为他应该给钱吗?”

    周点了点头,连连说道:“给我吧!它应该被给予!”说着,又伸出了手。

    江大锤拍了拍他的手,气愤地说:“你怎么这么贪心?省省吧,谁知道什么时候会有人来救我们?让我们慢慢计算我们的馒头债务.

    6。你临死时想要谁的钱?

    事实上,蒋大锤和周做梦也没想到,那天下午2点28分,在离绵州不远的汶川发生了大地震。川西地区天翻地覆,伤亡惨重。哪里会有人关心难以到达的长音沟山谷?

    那天中午,江大锤工程队的民工,因为把江大锤的老婆锁在自己的房间里,没有人给他们做饭,一个个饿着肚子无聊地躺着

    突然,一个民工感到偌大的统铺像摇篮一样摇摆着,工棚的山墙像帷幕一样晃荡起来。他一个翻身就跳到地上,惊恐地大叫一声:“快跑!地震!”

    民工们一听,一个个抱着头,冒着如雨点般落下来的瓦块、椽子等等,歪歪倒倒地冲出了门。刚一出来,一回头就见工棚轰的一声倒塌了,再往旁边一瞧,他们刚造起来的那幢七层楼房,就像扭麻花一样扭动着摇摇欲坠,传来震耳欲聋的钢筋、水泥断裂声。

    这时,“老爷子”回头打量了一下逃出来的人群,突然大叫一声:“坏了!姜大锤的老婆还锁在里面!”

    大家一听,又一窝蜂地跑回去,七手八脚拼命刨开碎砖断木,将躲在床底下的姜大锤老婆拉了出来。就在他们离开的一刹那,旁边的那幢七层楼房,铺天盖地般崩塌在原来的工棚上,腾起冲天的尘雾。

    见此情景,大家吓得魂飞魄散。等他们拼了命逃出工地,来到大街上一看,一个个更是胆颤心寒,目瞪口呆。只见整个绵州城到处是尘雾弥漫、断垣残壁。街道上的人群,一个个鲜血淋漓、满身尘土,茫然不知所措。

    姜大锤的老婆突然醒悟过来,歇斯底里地大叫一声:“大锤,我要去找大锤!”说完,撒腿就跑。

    民工们一看,一个不落地跟在后面跑。姜大锤老婆沿着依稀可辨的街道,一口气跑到周继武家所在的小区,凭着记忆,找到他家的那幢小楼的残骸。众人顾不上余震不断,凭着血肉之躯,硬是把周继武家扒了个底儿朝天,将深埋在里面的周继武老婆和儿子救了出来。一问,傻眼了,周继武一大早就出门了,姜大锤根本没到这儿来。

    接下来的几天,民工们根据周继武老婆提供的信息,把绵州城里凡是周继武有可能出现的地方,都刨了个遍,扒出上百具尸体,救出了十几个人,可姜大锤和周继武像是从人间蒸发了一样,还是杳无音讯。

    随着时间的一天天过去,民工们心里的内疚也一天天地加深。他们意识到,姜大锤一定是深埋在绵州城里一个不为人知的角落里,即使没有砸死,也会饿死,生还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可姜大锤的老婆却坚信丈夫还活着,因为那天临行前,她给了姜大锤一袋馒头、一壶水,凭着这些食物,她相信丈夫一定能度过这一劫。于是,她学着别人,举着写有“姜大锤”三个字的纸牌,带着几十个民工,查找一家家的临时医院,在绵州城里四处游走,声声呼唤着亲人的名字。

    这天,一个骑着摩托的人从他们面前经过,看着这群灰头土脸的人举着牌子,喊着一个人的名字,觉得耳熟,就折了回来,上前问道:“你们在找姜大锤?”

    民工们一听,呼啦一下围了上来,姜大锤的老婆一把拉住他的手,激动得语不成调:“是……是……是……”

    “是不是一个黑瘦的汉子,还是个包工头?”

    “对!对!对!就是他!”

    “这人我见过,五天前,我用摩托车送他去了厂银沟。”

    姜大锤的老婆一听,“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死死抱住摩托司机的腿,喜极而泣地说:“求求您!您好人做到底,快带我们去救他!”

    ……

    再说周继武和姜大锤,他俩在冰冷黑暗的废墟中,不知等待了多久。周继武清楚地记得,反正自己隔三差五地一共吃了三十多块馒头,喝了三十多口水,把姜大锤工程队的所有民工的债都还上了,可是,还是没等到有人来救他们。

    这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外面的人咋还不知道呢?周继武一边想,一边用手捅了捅旁边的姜大锤,姜大锤却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一动不动。

    周继武也顾不上头顶上的瓦砾纷纷落下,拼命地摇晃他的身体,大声说:“老姜!醒一醒,不能睡,睡过去了,就醒不过来!”可姜大锤还是纹丝不动。

    这一下,周继武急了,他憋着气,大吼一声:“姜大锤!你要是死了,我就赖账!”

    没想到,这一句话比灵丹妙药还要管用,姜大锤一听,悠悠地醒了过来,笑骂了一句:“你说话可要算数!要是再赖账,我那些馒头算是喂狗了!”

    正说着,外面传来一阵人声,他们还以为是幻觉,连忙噤声竖耳,果然有人在喊他们的名字。两个人的心一下子蹦到了嗓子眼,拼命齐声高呼:“救命啊!我在这儿!”

    民工们手忙脚乱地将他们刨了出来,急送进了山下的临时医院。经治疗,周继武除了小腿粉碎性骨折,全身并无大碍。这时,他突然听到隔壁帐篷里,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喊声,连忙从病床上爬了起来,扯掉头上的眼罩,拖着残腿,冲了过去。

    只见姜大锤的老婆哭瘫在地上,三十几个民工个个含泪围在床前。“老爷子”用棉絮蘸着水,一边在姜大锤那枯裂的嘴唇上润着,一边喃喃叫着:“大锤兄弟,大锤兄弟!”

    一旁的医生长叹一声说,由于姜大锤一百二十多个小时水米未进,全身的五脏器官极度衰竭,很难救了。

    周继武一听,连连摇头说:“不可能!他明明有一袋子馒头、一壶水,我都吃了,他自己怎么会没吃呢?”

    这时,姜大锤突然从昏迷中醒过来,气如游丝地说:“只有那么几个馒头、半壶水,都给你了,我还吃个鬼?”

    周继武瞪大眼睛,打死也不相信地看着姜大锤,失声问道:“为什么?你咋那么傻啊?”

    “我带兄弟们出来,累死累活地干了一年,总不能让他们空手回家。我是贱命一条,死了没什么,你要是死了,这钱找谁要啊……”

    说着,姜大锤扫视了一眼围在床前的民工们,如释重负般地闭上了眼睛……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海外交通史博物馆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leportico.com 技术支持:海外交通史博物馆信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