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外交通史博物馆信息网
  •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酒鬼酒陷甜蜜素罗生门 举报人:中粮入主打破利益格局

    发表时间:2020-03-06 信息来源:www.leportico.com 浏览次数:1711

     

    原题:酒鬼酒陷阱甜“罗生门”|线人:中粮进入打破原有利益格局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郭志强|湖南报道

    新华社

    我对该决定不满意,将向湖南湘西人民政府申请复议12月26日,酒鬼酒的原经销商和线人石磊将最新消息发送至《中国经济周刊》。湘西国家市场监督局对石磊控股的北京来金轩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来金轩公司”)的实名投诉举报发布《不予受理告知书》。

    自12月18日石磊向市场监管部和媒体举报白酒和幽灵酒中非法添加甜蜜素(俗称“甜蜜素”)以来,白酒和幽灵酒、市场监管部、石磊等方面围绕白酒和幽灵酒进行了多轮博弈,使白酒和幽灵酒是否含有甜蜜素成为“罗生门”事件。

    12月24日,石磊向《中国经济周刊》提供了《国家食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检验报告》、《买断产品总代理合同》及其他检验报告、合同等资料,并补充说“2012年批次密封的54度500毫升老酒鬼酒5万多瓶中添加了甜蜜素”

    甜蜜素是一种非营养合成甜味剂。过量摄入会对人体肝脏和神经系统造成伤害。根据《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 (GB2760-2014),白酒中禁止添加甜蜜素。

    关于石磊的报告,12月21日,酒鬼酒发布《声明》,称“酒鬼酒公司严禁添加甜蜜素,从未购买过甜蜜素。酒鬼酒生产和销售的所有产品都经过严格测试,符合相关的国家食品安全标准和法规。”

    随着甜蜜素事件的不断发酵,2012年报道的一批54度500毫升的酒鬼酒是否添加了甜蜜素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石磊与酒鬼酒之间的知识产权诉讼纠纷等历史问题也浮出水面。

    12月22日晚,九桂九发布公告重申,“经核实,我公司从未购买过甜蜜素,也从未在毫升的老九桂九中添加过甜蜜素。石手里的54度500毫升陈酒是2012年生产的。这是施独家定制的产品,出厂时符合国家相关食品安全标准和法规。”

    业内人士称,定制葡萄酒是指根据客户的具体需求量身定制的葡萄酒产品。定制葡萄酒不能销售(除了一些纪念酒)。与普通葡萄酒相比,定制葡萄酒更具个性元素。

    双方对孰是孰非持有不同的观点。12月23日,湘西国家市场监管局开始介入,并发布《通知》,称“为有效保障公众食品安全,决定对金隅公司吉首区2012年储存的所有54度500毫升陈酒进行有效控制,并禁止其进入市场。”

    关于市场监管部门的干预,石磊在12月25日表示,他认为事件的报道“有实质性进展”,并要求监管部门对今天存放在宇轩公司仓库的5万多瓶54度500毫升的旧酒规酒进行检查。他认为“唯一能搞清楚真相的是对‘九归九是否含有甜蜜素’的深入调查和信息披露”。是对是错都是以此为依据的……”12月25日,湖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宣布对市场上销售的酒和鬼酒相关产品进行了专项抽检,抽检的30批酒和鬼酒均未检出符合标准的甜蜜素。同一天,湖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年底的酒类抽样检查与之前的酒鬼酒甜蜜素事件无关,记者石磊手中的密封产品不会进行抽样检查。

    在12月28日晚《中国经济周刊》的一次采访中,酒鬼酒的秘书李文胜说,“这件事只能通过公告来决定。以公告为准。”

    近日,石磊接受了《中国经济周刊》的独家专访,回应了举报九桂九涉嫌检测甜蜜素的初衷

    石磊:12月13日,酒鬼酒的员工,包括保安,在我们封酒的工厂门口站岗。当时,我的法律顾问报告说,酒鬼酒方面是基于两个法律文件(湘西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7)湘31民初5号)和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9)向敏终字第359号)(编者按:2017年4月,因销售合同纠纷,石磊控股的公司今天向湖南省湘西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控告酒鬼酒。2019年4月,一审裁定九桂九应当返还,驳回了史雷放的其他主张。石磊不服一审判决,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19年10月,二审判决驳回赖宣的上诉,维持原判。他向湘西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准备将封存的酒拖走。这是抢劫。抢劫酒精的目的是什么?销毁我手中的证据。他们的这种行为让我很焦虑。我被迫反抗。有出去的路吗?当时,二审法院没有发现密封产品的质量有问题。我有权不归还仓库里的5万瓶酒。

    现在,我不敢向外界出售这批酒。一旦我有了一双外卖产品,市场监督局就会立即发现我的外卖产品,我违法了:知道产品有问题,我还把它们卖给外面的世界。因为酒精和鬼魂,我情不自禁。我只是用真名举报的。这引起了轩然大波。这也是我不想看到的。

    客观地说,我不是圣人,我也想养活我的家人,我想赚钱,不想损失太多,2012年我投资了3000多万,到现在为止,我花了多少钱?

    问:葡萄酒中的甜蜜素是如何进入的?

    石磊:质量不好的酒尝起来很苦。相反,具有天然甜味的葡萄酒质量更高。如果酒又苦又甜呢?甜蜜素的添加比例取决于当时葡萄酒的苦味。对于葡萄酒厂来说,这种方法可以增加优质葡萄酒的比例。

    九桂酒中甜蜜素的性质与当年塑化剂事件的性质不同。增塑剂可能是由非主观意志引起的,甜蜜素的出现一定是非客观环境引起的。

    石磊提供了2016年4月上海客户对“2012 54 500毫升老酒鬼”的检验报告。甜蜜素为0.38毫克/升

    问:据报道,您在2012年首次发现疑似“甜蜜素”,2016年发现毫升老九桂酒。那时你的心情如何?你为什么不报告?

    石磊:第一次在酒鬼酒中发现甜蜜素真是巧合。2015年上半年,上海的一位顾客在2012年给我买了10多箱54度500毫升的旧酒鬼酒。2016年4月,上海客户因酒鬼酒“塑化剂事件”直接前往郭进(上海)检测技术有限公司对包括甜蜜素在内的全部19项检测项目进行检查。当时,检查报告显示,检测到的甜蜜素为0.38毫克/升.

    甜蜜素被发现后,上海的顾客找到了我。我能说什么呢?当时我没有遇到这种东西,我也没有想到在2012年54度500毫升的老酒精饮料中会有这种东西。我偷偷给上海的客户发去了,原来的检测报告也被拿了回来。那时候,我没有去找酒鬼酒。我不放心。2012年,我很快安排人去郭进(上海)检测技术有限公司,对旧酒鬼酒54度500毫升进行检测。检测结果显示甜蜜素为0.384毫克/升

    发现甜蜜素后,我不敢在2012年销售这批酒,因为我咨询了中国的《食品安全法》和《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这两个国家有非常明确的规定。当经销商知道产品存在质量问题,并将其出售给公众时,经销商应承担与制造商相同的法律责任。

    事实上,我对这个产品没有信心。经过一个多月的测试,我非常担心。

    事情已经结束。我只是想妥善解决这件事,找到酒鬼酒,让酒鬼酒给我退一些损失。这件事不会向公众披露。在与酒鬼酒就此事进行了长时间的讨论后,双方发生了争吵。之后,我去法院起诉了酒鬼酒。

    2019年9月,石磊

    石磊:我们的《律师函》合同条款里没有“定制葡萄酒”这个词。酒鬼酒有什么问题,它把这批酒称为“独家定制酒”?这是一个观念上的转变,与其他酒精产品一起削减。首先,我们的合同是格式合同。第二,“独家定制葡萄酒”是非卖品,不能在市场上流通。我封存的这批酒和幽灵酒产品可以在市场上流通。第三,葡萄酒和幽灵酒中所谓的“独家定制葡萄酒”是基于合同中的包装和供应条款,说我为产品提供了酒瓶和包装盒等包装材料,但我没有看到合同的最后一句话:“合同中包装的相关条款不适用于双方。”

    问:中粮集团进入酒鬼酒后,你对酒鬼酒提起了很多诉讼。这一现象背后的潜在问题是什么?

    石磊:中粮集团进入酒鬼酒后,清理了运营项目合作伙伴及原有的供应商和经销商体系,打破了原有的合理利益格局。这是所有问题的根源和本质。这导致了近年来大量的诉讼,因为许多酗酒者的原始伴侣未能通过私下交流和谈判得出结论。我和酒鬼酒之间的诉讼可以通过私下的合理协商来解决。

    问:你和艺术大师黄永玉关系好吗?转让给你的酒鬼酒包装的知识产权也是黄永玉设计的吗?

    石磊:2007年,他受邀重新设计酒鬼酒的包装,并将新包装设计的知识产权转让给我控制的公司。

    我从20多岁开始就一直跟着这位老人,因为我们都出生在湖南凤凰城。我做了他20多年的弟子。我不是老人的侄子。

    我喜欢和老人一起工作。无论大事小事,我都跟着他。慢慢地,我们建立了一种关系,并开始相互了解。在我们的生活中,我们可以遇到一些真正值得我们钦佩的人。

    问:下一步是什么?

    石磊:我还能做什么?这个问题的解决办法在于酒精饮料。我们都是湘西人,我说的是感情。我们进行了一场惊天动地的争论。是酒鬼酒伤害了我们,是酒鬼酒的品牌形象被破坏了。我不想看到外人打我们屁股,然后我们收拾这些烂摊子。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海外交通史博物馆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leportico.com 技术支持:海外交通史博物馆信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