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外交通史博物馆信息网
  • 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新闻 >> 正文

    “我那个嚣张跋扈的姑姑,在大伯母的葬礼上,被亲弟弟骂哭了”

    发表时间:2019-10-05 信息来源:www.leportico.com 浏览次数:1244

     

      原标题:“我那个嚣张跋扈的姑姑,在大伯母的葬礼上,被亲弟弟骂哭了”

      

      文|公子逸

      去参加大伯母的葬礼时,我一句话也没跟我姑姑说。

      我们即使走个对头,她不看我,我也不看她。其实,每到我们这个大家族有事的时候,我这个姑姑想的不是怎么把事情办好,而是怎么给我妈难堪。

      我爸前半辈子,把姐姐当成了母亲,时不时地说一句,长姐为母。他对我姑姑比对我妈好太多了。我妈种了芝麻,自己磨成了香油。她只磨了一瓶,本想着我们自己家吃。然后,我爸趁她不注意,就拿着香油去讨好我姑姑了。

      我妈气得想哭:“那是我自己辛辛苦苦种的,一个芝麻粒一个芝麻粒捡的,你凭什么就给了你姐姐。”

      我爸就是不吭声,我妈说急了,就那么一句:“我就是给了,你能怎么办吧。”

      我爸恨不得把我家所有的东西都给我姑姑,我妈每次都跟他吵架,不让他给。于是,我姑姑恨我妈,她觉得是我妈挑唆了自己的亲弟弟。

      

      我不喜欢我姑姑,是因为一只兔子。

      我小时候在我爷爷家里养了一只灰色的大兔子,长得特别好。我把它放在草地上,它也不走,就陪着我玩。有一次,我姑去了我爷爷家,然后把我的兔子抓走吃掉了。

      你们知道我那时候的悲愤吗?

      她凭什么呢?她是强盗吗?不跟任何人打招呼,就把别人的兔子抓走还吃掉。

      这样的事情不止发生了一次。我小时候,家里养了两只狗,我姑姑家的儿子过去了,非要把我家的狗抓走吃掉。

      现在想起来,真的不理解我姑姑她们这种人。对于她们来说,别人家的东西,好像就该是她们的东西。

      我跟我妈一样死死护着我家的东西,自然也是不得我姑姑喜欢的。我从小到大,没在我姑姑家吃过一顿饭。我姑姑更是没给我们花过一分钱。她看到了我们也是完全不亲的。

      当然,我们看到了她,也完全不亲。

      我姑姑跟我家的彻底决裂,是从我婚礼上开始的。我要结婚了,我亲姑姑不过来帮忙,还让我亲自去请她,听她数落我妈的各种不好。

      我不欠她,自然不去。于是,从那天开始,她就跟我彻底断绝了往来。我婚礼,她没参加。我生了孩子,她也没随礼,她见了我,也当看不见。

      我自然也不是个软柿子,你给我脸面,我给你脸面。你想要事事给我难堪,我自然也当你不存在。

      

      大伯母的葬礼,从我进门开始,我姑姑就开始到处说我的坏话。她说,我一句话都不跟她说。

      我有时候,看着她真的有点想笑。我大伯母的葬礼,你不说多干点活,多操点心,你只想着让我难堪,让我妈难堪,让家里所有的人都难堪。

      她以为她不搭理我,我哥他们都会不理我,但是她没想到的是,我跟我哥哥一家的关系那么好。我小侄女是我一手教出来的。当时,我和我姑姑家的儿媳妇办补习班,我带了我哥家的女儿,也就是我小侄女。

      我姑姑跟我说:“要收钱,我们不好说,你去跟你哥哥说要收钱。”

      我说:“我不去说,你儿媳妇带了家里两个孩子一分钱不收,凭什么我带了我小侄女就要收钱。更何况,那是你亲弟弟的亲孙女,她是外人吗?”

      我姑姑从未善待过我哥哥家的孩子,到了我大伯母的葬礼上,她想要他们跟她站在统一战线上欺负我,怎么可能。

      她很快看出了我哥哥一家和我的亲近。尤其是我哥哥的孩子们,我们坐在一起就有很多话说。

      大伯母的葬礼上,大伯二伯年事已高,三伯向来是个不管事的,大事小事我爸都忙翻了天。我始终守在我大伯母的灵柩前,而她的几个孩子,连给我大伯母守灵柩这样的事都不肯做。

      这已经是她一贯的作风,娘家有了事,她要么来打秋风,要么来折腾自己的弟媳妇们。反正,她回来,就是来找茬闹事,让别人难堪的。

      

      可她多傻。

      她的弟弟们已经都老了。她最小的弟弟,也就是我爸这几年也彻底被她伤透了心。我们这些弟兄们,大多跟她也没什么情分。她未曾善待我们,还处处作妖,又能得到几分尊重。

      哥哥们的孩子自幼跟我亲近,到了这样的场合,我们聚在一起有商有量,我爸又是忙里忙外地干活。大家都看着呢。她以为人们会说我的不孝顺,她以为别人会看她和我爸姐弟不和的笑话。

      没想到最后,却只毁了自己的名声。我婚礼的时候,她就已经彻底跟我断绝了往来。而我爸对姑姑一家的付出,两三个村子的人都能看到。我爸一手带出了她的四个孩子,没有我爸,根本不会有我姑姑一家的现在。

      人们更多的说的是:“这家子人,真没良心啊。”

      大伯母葬礼结束的时候,我姑姑已经完全没有当初的气势。她估计想着在大伯母的葬礼上,看我们一家的笑话来。却没想到,她自己最后反倒成了笑话。

      她还不甘心,曲终人散后,她开始说我爸的各种不是。我爸终于不再留什么情面,狠狠地骂了她几句:“家里有了事,你除了到处挑拨离间,你还干了什么。我忙得手脚不沾地,到最后还要被你指责。你一个外嫁的闺女,这家里轮得到你做主吗?”

      我姑姑被我爸爸骂哭了。这是她有生之年,第一次被自己的亲弟弟们集体排挤。

      

      很多年前,有人问我:你觉得什么样的亲戚,最不值得被尊重?

      我那时候想到的第一个人是我姑姑。

      那年,我们家种了很多杏树。我妈本来想摘点去卖掉。可我爸跟我姑姑说:“您去摘吧,多摘点,管够,反正是先顾着自家人吃。”

      你们知道结果吗?

      那天我姑姑把她婆家的亲戚都叫来了,我们家20几棵果实累累的杏树,一个杏也没有剩。

      有人跟我妈说了那天的情形,我姑姑一边摘,一边对她婆家的亲戚说:“都摘完了他的,反正是他让摘的。”

      有一种亲人,与你血脉相连,却如强盗仇人。他们从不对你讲亲情,却要求你对他们无私付出。

      对于这类亲人,小时候爱过也恨过。如今成年,无爱亦无恨。

      她的儿女,都如她,但愿她的晚年能被善待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来源:用眼观天下

      原标题:“我那个嚣张跋扈的姑姑,在大伯母的葬礼上,被亲弟弟骂哭了”

      

      文|公子逸

      去参加大伯母的葬礼时,我一句话也没跟我姑姑说。

      我们即使走个对头,她不看我,我也不看她。其实,每到我们这个大家族有事的时候,我这个姑姑想的不是怎么把事情办好,而是怎么给我妈难堪。

      我爸前半辈子,把姐姐当成了母亲,时不时地说一句,长姐为母。他对我姑姑比对我妈好太多了。我妈种了芝麻,自己磨成了香油。她只磨了一瓶,本想着我们自己家吃。然后,我爸趁她不注意,就拿着香油去讨好我姑姑了。

      我妈气得想哭:“那是我自己辛辛苦苦种的,一个芝麻粒一个芝麻粒捡的,你凭什么就给了你姐姐。”

      我爸就是不吭声,我妈说急了,就那么一句:“我就是给了,你能怎么办吧。”

      我爸恨不得把我家所有的东西都给我姑姑,我妈每次都跟他吵架,不让他给。于是,我姑姑恨我妈,她觉得是我妈挑唆了自己的亲弟弟。

      

      我不喜欢我姑姑,是因为一只兔子。

      我小时候在我爷爷家里养了一只灰色的大兔子,长得特别好。我把它放在草地上,它也不走,就陪着我玩。有一次,我姑去了我爷爷家,然后把我的兔子抓走吃掉了。

      你们知道我那时候的悲愤吗?

      她凭什么呢?她是强盗吗?不跟任何人打招呼,就把别人的兔子抓走还吃掉。

      这样的事情不止发生了一次。我小时候,家里养了两只狗,我姑姑家的儿子过去了,非要把我家的狗抓走吃掉。

      现在想起来,真的不理解我姑姑她们这种人。对于她们来说,别人家的东西,好像就该是她们的东西。

      我跟我妈一样死死护着我家的东西,自然也是不得我姑姑喜欢的。我从小到大,没在我姑姑家吃过一顿饭。我姑姑更是没给我们花过一分钱。她看到了我们也是完全不亲的。

      当然,我们看到了她,也完全不亲。

      我姑姑跟我家的彻底决裂,是从我婚礼上开始的。我要结婚了,我亲姑姑不过来帮忙,还让我亲自去请她,听她数落我妈的各种不好。

      我不欠她,自然不去。于是,从那天开始,她就跟我彻底断绝了往来。我婚礼,她没参加。我生了孩子,她也没随礼,她见了我,也当看不见。

      我自然也不是个软柿子,你给我脸面,我给你脸面。你想要事事给我难堪,我自然也当你不存在。

      

      大伯母的葬礼,从我进门开始,我姑姑就开始到处说我的坏话。她说,我一句话都不跟她说。

      我有时候,看着她真的有点想笑。我大伯母的葬礼,你不说多干点活,多操点心,你只想着让我难堪,让我妈难堪,让家里所有的人都难堪。

      她以为她不搭理我,我哥他们都会不理我,但是她没想到的是,我跟我哥哥一家的关系那么好。我小侄女是我一手教出来的。当时,我和我姑姑家的儿媳妇办补习班,我带了我哥家的女儿,也就是我小侄女。

      我姑姑跟我说:“要收钱,我们不好说,你去跟你哥哥说要收钱。”

      我说:“我不去说,你儿媳妇带了家里两个孩子一分钱不收,凭什么我带了我小侄女就要收钱。更何况,那是你亲弟弟的亲孙女,她是外人吗?”

      我姑姑从未善待过我哥哥家的孩子,到了我大伯母的葬礼上,她想要他们跟她站在统一战线上欺负我,怎么可能。

      她很快看出了我哥哥一家和我的亲近。尤其是我哥哥的孩子们,我们坐在一起就有很多话说。

      大伯母的葬礼上,大伯二伯年事已高,三伯向来是个不管事的,大事小事我爸都忙翻了天。我始终守在我大伯母的灵柩前,而她的几个孩子,连给我大伯母守灵柩这样的事都不肯做。

      这已经是她一贯的作风,娘家有了事,她要么来打秋风,要么来折腾自己的弟媳妇们。反正,她回来,就是来找茬闹事,让别人难堪的。

      

      可她多傻。

      她的弟弟们已经都老了。她最小的弟弟,也就是我爸这几年也彻底被她伤透了心。我们这些弟兄们,大多跟她也没什么情分。她未曾善待我们,还处处作妖,又能得到几分尊重。

      哥哥们的孩子自幼跟我亲近,到了这样的场合,我们聚在一起有商有量,我爸又是忙里忙外地干活。大家都看着呢。她以为人们会说我的不孝顺,她以为别人会看她和我爸姐弟不和的笑话。

      没想到最后,却只毁了自己的名声。我婚礼的时候,她就已经彻底跟我断绝了往来。而我爸对姑姑一家的付出,两三个村子的人都能看到。我爸一手带出了她的四个孩子,没有我爸,根本不会有我姑姑一家的现在。

      人们更多的说的是:“这家子人,真没良心啊。”

      大伯母葬礼结束的时候,我姑姑已经完全没有当初的气势。她估计想着在大伯母的葬礼上,看我们一家的笑话来。却没想到,她自己最后反倒成了笑话。

      她还不甘心,曲终人散后,她开始说我爸的各种不是。我爸终于不再留什么情面,狠狠地骂了她几句:“家里有了事,你除了到处挑拨离间,你还干了什么。我忙得手脚不沾地,到最后还要被你指责。你一个外嫁的闺女,这家里轮得到你做主吗?”

      我姑姑被我爸爸骂哭了。这是她有生之年,第一次被自己的亲弟弟们集体排挤。

      

      很多年前,有人问我:你觉得什么样的亲戚,最不值得被尊重?

      我那时候想到的第一个人是我姑姑。

      那年,我们家种了很多杏树。我妈本来想摘点去卖掉。可我爸跟我姑姑说:“您去摘吧,多摘点,管够,反正是先顾着自家人吃。”

      你们知道结果吗?

      那天我姑姑把她婆家的亲戚都叫来了,我们家20几棵果实累累的杏树,一个杏也没有剩。

      有人跟我妈说了那天的情形,我姑姑一边摘,一边对她婆家的亲戚说:“都摘完了他的,反正是他让摘的。”

      有一种亲人,与你血脉相连,却如强盗仇人。他们从不对你讲亲情,却要求你对他们无私付出。

      对于这类亲人,小时候爱过也恨过。如今成年,无爱亦无恨。

      她的儿女,都如她,但愿她的晚年能被善待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姑姑

      大伯母

      葬礼

      弟弟

      小侄女

      阅读 ()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海外交通史博物馆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leportico.com 技术支持:海外交通史博物馆信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