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外交通史博物馆信息网
  • 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新闻 >> 正文

    全国832个贫困县已有153个摘帽 剩余贫困县如何摘?

    发表时间:2020-01-22 信息来源:www.leportico.com 浏览次数:765

     

    在这个国家的832个贫困县中,153个已经摆脱了贫困,摘下了帽子。剩下的贫困县如何脱帽致敬?

    10月17日,国务院扶贫办正式宣布,2017年,全国2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125个贫困县将通过县级提案、市级初审、省级核实公示、第三方评估机构专项评估检查等程序“脱贫解困”。

    此外,2016年将有28个贫困县将“摆脱贫困,脱帽致敬”。到目前为止,全国832个贫困县中有153个已经脱贫脱帽,完成率为18.4%。

    中国政府建议确保在2020年之前,按照我国目前的标准,农村地区的贫困人口将摆脱贫困,所有贫困县都将取消上限,以解决整个地区的贫困问题。

    这意味着剩余的679个贫困县将在未来三年内被摘掉帽子。这个目标能实现吗?

    “摘帽子方式的新变化”对江西省瑞金市市长赖连成来说,7月29日是值得庆祝的一天。

    这一天,经过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第三方的严格评估,江西省瑞金市、万安县、永新县、广昌县、上饶县、恒丰县等6个县(市)的综合贫困发生率低于2%,群众满意度高于90%,符合贫困县退出要求,正式脱困脱帽。人民满意率为99.38%,综合贫困发生率为0.91%的瑞金市,未发现任何不当退休或评估缺失的突出成绩,已被江西省批准率先在赣南脱贫,退出贫困县序列瑞金市长赖连成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说。

    瑞金关于扶贫和脱帽的统计数据很有说服力。2017年,瑞金完成了8,426户家庭和30,746人(1,540户剩余贫困家庭中的5,159人)的减贫工作;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2015年的8251元增加到2017年的元,三年平均年增长率为12.9%,远远高于全国8.1%和全省9.4%的平均水平,超过了目前全国3335元6966元的扶贫标准。

    赖连成的兴奋是可以想象的。贫困县要“摆脱贫困,摘掉帽子”并不容易。必须经过县级提案、市级初审、省级核实和公示,然后由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组织的第三方评估机构进行专项评估和检查产生。

    但是,这种评估方法将从2018年开始改变。

    根据党中央、国务院关于三年扶贫攻坚运动的指导意见,从2018年开始,各省将组织对贫困县退出的专项评估检查,对贫困县退出的质量负责。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扶贫研究所所长王三桂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评估计划都是国家制定的,但仍然需要通过第三方评估机构来执行。”

    贫困县的评估由中央政府转到省政府,是因为中央政府要有具体的组织实施,工作量太大。从2018年开始将从该国撤出的200多个贫困县将由省政府进行评估。一些工作很快就会开始。据估计,评估将于2019年1月和2月开始,该省将在2019年4月前完成所有评估工作。其次,中央政府将只进行20%的抽查,抽查通常在5月和6月完成。“

    在极度贫困地区摆脱贫困是非常困难的。

    县域扶贫始于20世纪80年代中期的中国。

    从1986年到1989年,中央政府确认了331个贫困县。1994年,贫困县数量首次调整,增加到592个。

    贫困县“脱困脱帽”启动。今年8月,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欧清平在国家新办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介绍,自十八大以来,我国贫困人口减少6853万人,年均减贫人口1370万人,创造了我国扶贫史上的最佳成绩。截至2017年底,仍有约3,046万贫困人口符合现行标准。

    贫困县的退出有标准:中部地区的贫困率下降到2%以下,西部地区下降到3%以下。脱贫人口稳定实现“两无忧、三无忧”,即温饱无忧,义务教育、基本医疗和住房保障得到保障,贫困地区基本公共服务主要领域指标接近全国平均水平。

    从平均收入来看,衣食无忧:2017年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将达到3335元。换言之,2017年人均纯收入3335元被视为扶贫。

    此前,2011年设定的农村人均纯收入为2300元。从那以后,中国的贫困线一直在2011年2300元的不变价格基础上不定期调整。2015年为2800元,2016年为2952元。

    王三桂告诉记者《中国经济周刊》,“接下来,有270多个贫困县计划在2018年取消上限。大多数贫困县将在2019年取消上限,留下少数极度贫困地区在2020年取消上限。”

    那么,到2020年,所有贫困县都能脱帽致敬吗?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李小云告诉记者《中国经济周刊》,“农村贫困人口从2012年底的9899万下降到2017年底的3046万,平均每年减少1370万。根据这种减贫效率,到2020年,中国将告别农村绝对贫困,所有贫困县取消上限的目标也将实现。”

    目前,将有3000多万贫困人口脱贫,约个贫困村庄将被列入名单,600多个贫困县将被摘掉帽子。然而,摆脱贫困越难,就越难。

    “当前反贫困斗争的重点和难点在于深度贫困地区,特别是‘三区三州’(西藏、四省藏区、南疆四地、四川凉山、云南怒江、甘肃临夏)。基本条件薄弱,贫困原因复杂,贫困程度深,缺乏公共服务使得在这些地区消除贫困更加困难。”王三桂说。

    抑制重返贫困需要制度覆盖底层。

    在贫困县不断取消上限的过程中,如何防止再次陷入贫困也成为一个重要的课题。

    欧清平在国家新办新闻发布会上公布了两个数字:2016年返贫人数超过60万,2017年返贫人数为20万。

    在李小云看来,精确扶贫的难点在于如何稳定扶贫而不回到贫困。“贫穷是一个相对的概念。2020年后,农村贫困仍将以相对贫困和多维贫困的形式存在,扶贫工作将在今后继续进行。”

    如何防止贫困人口重新陷入贫困,李小云认为,“一个地区需要建立一个可持续的扶贫机制来摆脱贫困而不陷入贫困。可持续减贫机制主要是指在制度上形成一种机制,以确保贫困家庭在减贫后不会重新陷入贫困,并在新的贫困发生或重新陷入贫困时有有效的制度保障来覆盖底层。”

    《中国经济周刊》(以下简称“《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三年行动的指导意见》”)在今年8月发布时提出了一系列明确的要求。一是严格通关;二是建立长效保障机制,防止po

    以安源县为例,据张毅介绍,安源这次“脱贫脱帽”是因为它积极探索工业发展模式,有效地使工业发展成为贫困家庭脱贫致富的基础。他告诉记者《指导意见》,安源县车头镇龙珠村的林波农业合作社种植了70多亩红薯和紫薯。在“合作基地农民”的发展模式下,合作社已经带动了十多个贫困家庭脱贫致富。

    林波农业合作社只是水头镇工业发展的一个缩影。目前,全镇通过合资合作、人才驱动、自主经营的方式大力发展特色种植业和养殖业,建立了一批工业扶贫基地和农业合作社,真正实现了从“输血”到“产血”的转变,为贫困人口脱贫致富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

    “工业和就业与普通人的利益直接相关。如果有工业,就会有就业。如果有就业,人们就会有收入。”张毅说道。

    为稳定扶贫,实施就业扶贫已写入文件。《中国经济周刊》在“全力促进就业和扶贫”一章中提出,要推进贫困县农民工创业园建设,提高商业担保贷款和商业服务水平,促进创业促进就业。

    李小云告诉记者《中国经济周刊》,“要因地制宜,加快发展种植业、养殖业、林草业、农产品加工业、特色手工业、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这些对贫困家庭增收有明显的带动作用,积极培育和推广具有市场、品牌和效益的特色产品。”

    王三桂认为,扶贫的内生动力必须充足,否则如果你躺在那里等待别人的帮助,你永远无法摆脱贫困。“帮助的方式很重要,不仅仅是给钱,否则钱越多越懒。关键问题是让贫困家庭通过自己的努力解决贫困问题。”

    责任编辑:刘晶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海外交通史博物馆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leportico.com 技术支持:海外交通史博物馆信息网 | 网站地图